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男性整形也与追求社会地位有关
时间:2020-08-21 19:41点击量:


美国整形美容学会数据显示,1997年至2015年间,美国男性的整形手术量增加了325%。而在中国,尽管数据没有那么惊人,整形市场中也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男性身影。

相亲筹码

我见到小程的时候,他的眉弓处顶着纱布和绷带,刚做完手术没几天。迄今为止,小程做过五个项目的整形,包括脸部吸脂、膨体隆鼻、颊脂垫抽脂、植发和眉弓垫高。这些项目都在2018年一年内完成,每个项目间的休息间隔极短。他想快速在一年内改变自己,这样在过年回老家的时候能换一个面貌。

坦白说,这张做过五个整形项目的脸看上去挺自然。他邀请我捏他的新鼻子,在鼻头部分仔细体会才能感觉到一些异样——那是植入耳软骨做成的鼻头,有一些硬,但这已经是最接近于常人鼻尖韧性的骨头了。

29岁的小程给人敦厚老实的感觉,说话的时候并不会径直看向你的眼睛,但谈起整形的决定,他滔滔不绝。

小程最初对相貌有执念,是从鼻子上的一块胎记开始的。那块胎记曾覆盖他的整个右侧鼻翼,初中时,他就时不时就照镜子,只要看到就不舒服。在和人说话的时候,他会有意识地将左侧的脸对准说话者;班级里面换座位,他也总是想办法坐在别人看不见胎记的那一侧。但总有人会发现他的“异样”,简单的一句疑问,他都会很敏感。

“我也知道别人没有恶意,但我就是会伤心。”当时的小程很绝望,他觉得这块胎记将伴随他的一生。直到2009年在网上查到一家医院可以用激光去除胎记,高兴坏了,前后激光了六次,终于告别了胎记的困扰。

然而,用小程的话说,胎记的去除并没有改变他的“相亲筹码”。从19岁到24岁的五年间,他每年过年回老家四川绵阳的时候都在相亲,屡屡受挫。他告诉我,在农村,相亲一般媒婆介绍两人认识,男方去女方家里“露脸”,聊一聊。所谓露脸,就是看你的长相。

他也承认,其实媒婆大部分时候做的有关“长相”的匹配,他完全能理解——自己长相不行,介绍的女孩自然也貌不惊人——但是小程无法接受,“我也知道自己条件不行,但我就是无法将就”。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追求完美,图为日本“千万整形男”Allen

结婚前,小程成功“定亲”过两次,也就是男女双方见过之后,真正到了男方带着彩礼去女方家,女方收下彩礼的环节。但这两次定亲都以退回彩礼告终。第一次定亲,小程19岁,他在懵懵懂懂中相亲,父母很喜欢那个女孩,小程心里却百般不乐意,他想尽办法说服了父母,协商让女方退了彩礼。

第二次定亲,女孩的长相小程看得上,“长得耐看,完全符合我对长相的要求”,但女孩一直在犹豫,小程猜,也许最终女孩的父母说服了她,“我不抽烟不喝酒,也听话积极,也许她父母跟她说,这些优点能补足颜值,她就答应了”。过年期间在老家把这门亲事定了,两个并不相熟的年轻人又天各一方地打工去了。其间仅通过微信联系,但小程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女孩都不是很乐意回复消息。他很担心,会不会这门亲事又黄了。没过多久,彩礼钱真被退了回来。

 24岁那一年,在各方压力下,小程终于成家了。但婚姻只持续了三年,在一些日常生活的争执中,小程的前妻也常会间接表达对他长相的“嫌弃”之意。

我问他,一般情况下人们在拒绝的时候都不会很直接,你是怎么知道长相在这当中的重要性的?他直言,在太多次相亲经历中,双方的经济条件完全对等的情况下,女孩在见面不久后就没有意愿继续沟通。“沟通时间短的时候,聊15分钟就结束了。”小程甚至从来没有机会“被嫌弃家里穷”,他的印象里,在五年间的相亲经历中,没有一次是因为钱的问题而被拒绝,“相亲的时候,你就是带着你的面孔去了,你的筹码就是你的长相。”

“这样下去不行。我看上的永远看不上自己,而看上我的我不同意。”小程自认离婚后贬值了,但并未降低对女方长相的期待值。他找朋友借钱,又贷款了几万块,以一年五次整形手术,表达自己在外表上彻底改变的决心。

今年春节,小程带着新面孔回家过年,不知道他已经大变样的媒婆依旧以过去的标准介绍女孩给他,甫一见面,媒婆就面露惊讶,说下次会给他“匹配”更好看的。小程心理上得到了暂时的满足,尽管作为镇上唯一整形的男性,他有时候也担心别人会说,“你怎么做了女人才做的事情?”


更复杂的心理诉求

最近,在医美行业工作近10多年的小米发现,男性对颜值的重视程度正在赶超女性:她身边的男性朋友有对防晒霜的型号如数家珍的;有不抹男性粉底液不出门的;一边工作一边敷面膜的男性,更是见怪不怪。

在这个越来越看脸的社会,年轻一代面临巨大的颜值压力。互联网医美平台更美APP联合BOSS直聘2018年发布的《中国青年颜值竞争力报告》中指出,九成“00后”、五成“95后”在18岁前具备颜值竞争意识,七成职场人拿出多于20%工资用于提升颜值竞争力,而医美(45.3%)和健身(35.3%)被选为提升颜值最有效的手段。

而医美行业独角兽新氧在6月12日发布的《2019中国双眼皮消费报告》中也提到,每逢高考结束,这个时间段的整形人数总是激增,一些优质的双眼皮手术医生被预约到了2个月后。甚至,“带着孩子去整容”也一度成为一个现象。由于马上要进入一个崭新的社交关系中,学生们都想改头换面,重新开始。

不过,真正迈出做整形手术这一步的男性,还是少之又少。事实上,中国的男性整形还集中在微整形范畴。所谓微整形,即不需开刀,具有短时间就能变美的特性,效果一般最常持续半年,包括玻尿酸注射、肉毒素除皱、美白针等。本刊记者查阅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教授王医生的手术案例库时,在数以百计的女性照片里只看到了两个男性面孔——一个做了去眼袋、一个做了鼻整形。

“如果是一个男性整形者来诊所要求做手术,尤其要大幅度改动自己的样貌,我们都会很警觉。”王医生告诉我。他早年是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整形外科的主任医师,也是操刀全世界第二例换脸手术的医生,擅长的领域是再造耳与私密整形。他说,“中国社会对于男性的第一要求是财富,而不是美貌,因而男性要改变自己的样貌去变美的需求只是表象,更多是心理层面的需求。”

贵阳男科医院的王医生记得在医学院读书时期,班上有个男生做了双眼皮,全班都在笑话他。“你想啊,我们都是医生啊,按理说包容度应该是很高的,但依然因为他作为男生整形而笑他”。他告诉我,一直以来,男性去做整形的压力远大于女性,如果激发男性整形的欲望了,那背后的心理动机更值得医生重视。

他曾给一个整形者调整了13次嘴唇的角度,“我自以为我的刀挺神,没有什么问题,就上下左右地反复调整。”直到第13次,王医生才意识到应该好好地探究下对方的心理动机。他仔细一问,震惊了——这个整形者的父母是瞎子,夫妻关系不和,转而泄愤至孩子身上,导致其在幼年时期就常常被嫌弃长相。自此,这颗要整形的种子就生了根。

抗衰也被认为是男性巩固社会地位的一个需求。假设时尚杂志在大数据层面针对男女需求的洞察是准确的话,那么社会学层面,男性最关心的是地位、财富、女人;女性最关心的是美丽、情感、家庭。顺理成章的,男性整形也与追求社会地位有关。